第一百一十七章 迷情再惑(1 / 2)

浮生娇 李绿茗 3785 字 10天前

“我当真不如那乡野穷酸丫头么?!”维桢回了厢房,将拳重重砸在桌案上,吓得莺浪大气不敢出。

“小姐国色天香,莫说是哪个乡野丫头了,便是旁的世家小姐,小姐也胜过百倍千倍!”

“那扶瑄兄长为何偏爱那乡野丫头?”

“初……初梦么?怎会呢,或许是小姐误会了呢,初梦是扶瑄公子贴身婢女,比旁人亲近一些也是情理之中。”

维桢面露凶色:“当真要寻个法子将那狐媚妖女从扶瑄兄长身边弄走!”

“小姐又何苦费那心思,尔妃娘娘不是已然提议皇上赐婚了么,扶瑄公子迟早便是小姐你的。”

“说得倒也是,可姐姐那处自那之后毫无动静了,需是得将话递进宫里去,叫姐姐加紧着操办。”

“是,莺浪这便去办。小姐可曾还记得,赵姨娘前时说,叫小姐忍得住气,方成大事。”

“忍忍忍!怎么忍?我王维桢千金之躯,从来还未有人敢叫我受这般委屈!”

“小姐息怒,气也是无用的。依莺浪见,小姐风华绝代,各方各面皆胜过初梦,只不过是初梦常伴扶瑄身旁,近水楼台有了更多展现自己的机遇,扶瑄公子又被禁足无法出府接触其他女子,这才觉得初梦好。”

“说得有理,上回我去他那处寻他教我写字,后来一道去湖心亭饮酒,那时若不是放勋兄长搅了局,事儿便成了,眼下正巧放勋兄长不在府里了,便是今晚,在我厢房设酒宴邀扶瑄兄长过来。”

“我就说小姐足智多谋,总有办法的!莺浪这便去制备。”

“且慢,倘若寻常邀他来,他推脱了也未可知,需得另想个由头。”维桢以指轻叩着桌案,又问,“那日未用完的到手香粉还剩多少?”

“上次用得少,还留了大半。小姐……”

“备酒时,全加了去。”

“小姐……这……未免有些太烈了吧?”

“叫你加你加便是了!扶瑄兄长是修武之人,量少了唯恐叫他体内真气抑制住了。他这般重情重义,想必一夜云雨,更难担当不起,此办法正击中了他弱点。”

晚膳用过,夜幕悄然而至,一日的五月暑热又被夜间月华抚平,阵阵清风送入长公子屋苑内,扶瑄彼时正与安卧着的初梦说笑,忽闻莺浪从正门处一路小跑着过来了。

莺浪喘息得急,匆匆立定,但见卧房内初梦躺在扶瑄的床榻上,而扶瑄似男仆一般在旁服侍着,登时傻了眼了。

扶瑄收了嬉笑,淡声问:“莺浪,何事慌张?”

“是小姐……维桢小姐烦公子过去一趟。”

“维桢怎了?”

“小姐……小姐她饮醉了酒。”

“醉酒的事,你们应能照料,我这处还有事呢,今夜不便过去。”

“扶瑄公子恕罪!可……小姐饮得酩酊大醉,正恸哭流涕,喊着公子你的名字呢,我们旁人谁也劝不住,但怕小姐这般下去损了身子,只好来求扶瑄公子了。”